宋朝奇人:梅香窦臭,还有一个报复性吃肉_梅询_2

宋朝奇人:梅香窦臭,还有一个报复性吃肉_梅询
原标题:宋朝奇人:梅香窦臭,还有一个报复性吃肉 今日给咱们讲三个宋朝奇人。 第一个,叫张齐贤。 此人“四践两府、九居八座,晚岁以三公就第,康宁福寿,时罕其比”,从前进谏,活人无数,又喜爱提拔后进,协助年轻人,72岁无疾而终,风评甚佳,福寿双全。 仍是布衣之时,就拦马献计,10件里,赵匡胤觉得有4件仍是不错的。但他却以为,自己10计都很牛,居然跟皇上争起来了。 年轻气盛啊,老赵一怒之下,叫武士把他扔了出去。但回头就跟弟弟讲,这次我发现个人才,今后你来用他。 (剧照) 公然,在宋太宗时,张齐贤就如坐了直升机一般,蹭蹭直往上蹿。 他本是贫穷大众,现在有了钱,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了,所以—— 报复性吃肉。 欧阳修在《归田录》中记载: 张仆射体质丰大,饮食过人,尤嗜肥猪肉,每食数斤。天寿院风药黑神丸,常人所服不过一弹丸,公常以五七两为一大剂,夹以胡饼而顿食之。淳化中罢相知安州,安陆山郡,未尝识达官,见公饮啖不类常人,举郡惊骇。尝与来宾会食,厨吏置一金漆大桶于厅侧,窥探公所食,如其物投桶中。至暮,酒浆浸渍,涨溢满桶,郡人嗟愕,以谓享富有者,必有异于人也。 这吃货,把小地方的人吓得一楞一楞的,“举郡惊骇……郡人嗟愕”,简直是宋朝大胃王扮演啊。 不过,这扮演,可能是假的,是传说,是名人轶事。 元人编《宋史》时,并未选用此事,由于他们翻阅典籍发现: 四年六月,罢为尚书左丞。十月,命知定州,以母老不肯往,不多,丁内艰,水浆不进口者七日,自是日啖粥一器,终丧不食酒肉蔬果。 底子没去,又怎样会吓着人家呢? 第二个奇人,叫梅询。 欧阳修说: 梅学士询在真宗时已为名臣,至庆历中为翰林侍读以卒,性喜焚香,其在官所,每晨起将视事,必焚香两炉,以公服罩之,撮其袖以出,坐定撒开两袖,郁然满室浓香。 可谓宋朝最香的男人。 但也仅此而已。 (古人 图源网络,若有侵权,请联络删去) 尽管把自己搞得好香,但这人,却并不怎样吃香。 《宋史》记载: 真宗过殿庐,奇其占对详敏,召试中书,除集贤院……询性卞急好进,而侈于赡养,至老不衰。 真宗问治道所宜先,李沆曰:“不必佻达新进喜事之人,此最为先。”问其人,曰:“如梅询、曾致尧等是矣”。 李沆没后,或荐梅询可用,真宗曰:“李沆尝言其非正人。” 他活了78岁,在贬谪中度过很多年,也没当到太大的官。 第三个奇人,叫窦元宾。 他与梅询齐名。 这个五代汉朝宰相窦正固的孙子,尽管文章写得不错,却“不喜润饰,经时未尝沐浴”,异味浑身,时人将他跟梅询做比照,笑称“梅香窦臭”。 但他尽管不爱洗澡,心却又比很多人洁净得多。 《宋人轶事汇编》里有个故事: (王禹偁画像) 王禹偁被贬,“时交亲纵深密者,不敢私近,惟窦元宾执手泣于合门,曰:‘天乎!得横死欤!’公后以诗谢云:‘惟有南宫窦员外,为余垂泪合门前’”。 此事告知咱们一个道理: 有的人,香着,他其实很臭; 有的人,臭着,他其实很香。回来搜狐,检查更多

Written by

admin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